对华加征关税成本几乎全由美方承担,消费者是

作者:国际中心

5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评论称,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对两国的消费者和许多生产者都产生了负面影响。关税减少了美中贸易,但双边贸易逆差基本保持不变。此外,虽然此时两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对全球增长的影响相对温和,但最近的升级可能会严重影响商业和金融市场情绪,扰乱全球供应链,并危及2019年全球增长的预期复苏。  IMF称,5月10日美国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25%关税,中国宣布报复,这标志着美中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升级。此前,美国征收的关惩罚性税以及随后中国的报复对贸易数据的影响已经很明显,双方及其贸易伙伴都受到关税上涨的影响。IMF观察到,如果公布关税措施和实施之间存在延迟,那么在关税生效日期之前的进口增长会上升。这表明进口商在关税之前在增加库存,这导致此后进口量急剧下降。而且,随着中国征收报复性关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也下降了。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前沿动态并不明显,但自贸易紧张局势开始以来,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普遍较弱。  IMF表示,美中两国的消费者明显是贸易紧张局势的输家。相关研究发现,美国政府收取的关税收入几乎完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从中国进口的(关税)边境价格几乎没有变化。其中一些关税已转嫁给美国消费者,比如洗衣机上的关税,而其他关税则被进口公司通过较低的利润率吸收。关税的进一步增加可能同样会传递给消费者。虽然这对通货膨胀的直接影响可能很小,但可能会造成国内竞争对手的价格提高,从而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另外,在中国市场销售额较高的美国生产商的股价也影响了股票市场估值。比如,美国去年实施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措施后,中国的报复导致将中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美国公司与在其他国际市场销售额较高的美国企业相比,表现不佳。这样的差距随着贸易休战在2019年初有所缩小,但川普宣布新的关税措施后,该差距在重新拉大。美国实施关税措施、中国反制以来,两国的贸易不平衡状况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来源:美国商务部,IMF。  至于对生产者的影响,IMF表示状况更加复杂。现在的局势造就了一些赢家和很多输家。一些收关税影响的美国和中国生产商在国内市场上的竞争者、第三国出口商都是潜在的赢家;受关税影响的美国和中国生产商以及使用这些商品作为中间投入的生产商是潜在的输家。另外,美国的双边汇总数据表明有贸易转移的现象发生,来自中国的进口减少似乎被来自其他国家——比如墨西哥——的进口增加所抵消。而由于使用库存等因素,总体数据可能也会掩盖改变双边贸易格局的其他因素。交易商品价格的市场细分也体现出了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大豆是最典型的例子:2017年美国和巴西是美国最主要的大豆供应国,2018年美国大豆价格下跌而巴西大豆价格上涨。  IMF还表示,美中双边关税抬高对双边贸易平衡的影响有限。比如,在2018年,随着从中国的进口增加,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在增加,这部分反映了“前期吃重“(front-loading)。截至2019年3月,美国对中国产品的进口可以观察到小幅下滑,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也在下降。实际上,宏观经济因素 ——包括伙伴国家的相对总需求、供给,及其潜在驱动因素 ——在确定双边贸易平衡方面比关税起着更大的作用。  IMF预测,在全球范围内,最近宣布和设想的新美中关税的额外影响,将延伸到这些国家之间的所有贸易,短期内将减去全球GDP约0.3%,其中一半来自商业和市场信心效应。这些影响虽然目前相对温和,但却只是取决于2018年已经实施的关税。此外,未能解决贸易分歧和其他领域的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如可能覆盖到几个国家的汽车行业形势——可能进一步降低商业和金融市场的信心,对新兴市场债券利差和货币产生负面影响,并减缓投资和贸易。  IMF指出,较高的贸易壁垒将扰乱全球供应链并减缓新技术的传播,最终降低全球生产力和福利。更多的进口限制也会使可交易的消费品价格降低,对低收入家庭造成的损害也难以估量。这些情况使得2019年成为全球经济的一个脆弱(delicate)年份。

本报华盛顿电 记者关晋勇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发布报告称,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对两国消费者及许多生产商均造成负面影响,双边贸易逆差基本没有变化,但关税导致中美贸易量减少,而且美方对华加征关税带来的成本几乎全部由美国进口商和美国消费者承担。

报告显示,美国此前征收的关税以及随后中国实施的报复性关税已经对贸易数据带来明显影响。关税上涨对直接参与其中的中美两国及其贸易伙伴都产生了影响。

报告特别强调,因关税上升造成的成本几乎全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关税加征后,从中国进口商品的价格出现上涨,幅度与关税上涨幅度基本一致。虽然部分涨幅由进口商通过降低利润率吸收,但关税上升的成本不可避免地会转嫁至消费者。研究显示,受关税影响的美国和中国生产商以及使用这些商品作为中间投入的生产商是潜在的输家。

报告称,贸易纠纷将导致贸易转移。美国加总的双边数据显示贸易转移已经发生。由于关税的原因,美国对中国的大豆出口下降到接近零,巴西对中国的大豆出口走高,由此导致美国大豆价格下跌,巴西大豆价格上涨。美国大豆种植者遭受损失,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则受益于贸易转移。

IMF研究显示,股票市场的估值变化也反映出在中国市场有重大利益的美国生产商受到了波及。例如,继中国实施与340亿美元报复性清单相关的关税后,与在其他国际市场的美国企业相比,那些对中国销售额较高的美国公司股价表现不佳。2019年初达成贸易休战之后,差距有所缩小。但是,在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将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的关税提高至25%之后,差距再次扩大。

事实上,中美双边关税提高对双边贸易差额的影响有限。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增加,原因是企业为了规避关税采取了提前进口措施,导致来自中国的进口增加。

IMF报告认为,在全球层面,截至目前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对全球增长的影响较为温和,但紧张局势升级可能会严重挫伤商业和金融市场情绪,扰乱全球供应链,进而危及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如果中美两国新加征关税的额外影响扩大到中美之间的所有贸易领域,短期内预计将使全球GDP下降三分之一个百分点,其中一半影响来自商业和市场信心效应。虽然目前这些影响尚显温和,但将会在2018年已经实施的关税影响基础上加剧。此外,如不能解决贸易分歧,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商业和金融市场情绪,对新兴市场债券利差和汇率产生负面影响,并导致投资和贸易增长放缓。

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IMF认为,贸易壁垒增加将扰乱全球供应链,并影响新技术传播的速度,最终导致全球生产率下降和福利减少。同时,进口限制增加还会降低可贸易消费品的可负担程度,对低收入家庭造成更大损害。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